瀏覽器不支持程序操作收藏命令,請使用Ctrl+D進(jìn)行添加

您好,歡迎來(lái)到榮寶齋官網(wǎng)!

國家領(lǐng)導人送給蘇加諾的畫(huà)

時(shí)間:2016-11-26 16:01:58 來(lái)源:榮寶齋 作者:米景揚   0
  
  毛澤東與蘇加諾的合影
 
  1955年亞非“萬(wàn)隆會(huì )議”后,中國和印度尼西亞兩國關(guān)系友好,往來(lái)較多。1956年開(kāi)始,印尼總統蘇加諾幾度訪(fǎng)華,毛主席和周總理均與會(huì )見(jiàn),并互贈禮物。
  蘇加諾非常喜歡繪畫(huà),是世界著(zhù)名的美術(shù)鑒賞家和收藏家。我們送給他表現中華民族藝術(shù)特色的中國畫(huà),自然是最佳的選擇。我國國家領(lǐng)導人前后送給蘇加諾總統的中國繪畫(huà)精品有數幅。
  1956年10月4日,周總理送給蘇加諾總統的是一幅徐悲鴻先生的《奔馬圖》。這幅《奔馬圖》意蘊深刻、形神兼備,為徐悲鴻先生的代表性作品。周總理在邊綾上用毛筆簽了:“周恩來(lái)”。
  毛主席送給蘇加諾總統的是國畫(huà)大師齊白石與陳半丁合作的《富貴長(cháng)青圖》,那時(shí)候齊白石己經(jīng)97歲,年邁體衰,實(shí)際上這幅畫(huà)主要是由陳半丁完成的。作品為紙本設色立軸,高182厘米,寬61厘米。前面是盛開(kāi)的紅白雙色牡丹,后面是一塊巨石傍著(zhù)一株茂盛的喬松。其中,前面的一朵紅色的牡丹和墨色的葉子為齊白石老人所繪。“唯有牡丹真國色”,國色天香的牡丹,堪稱(chēng)中國之花,又是富貴的象征;茂盛的松樹(shù)象征繁榮、昌盛、長(cháng)壽。毛主席選擇這樣一幅畫(huà)相贈,顯然有其深刻的用意。全圖筆墨蒼古雄健,敷色秀潤醇厚。
  齊白石老人的落款寫(xiě)的是“九十七白石”,名下鈐朱文篆書(shū)“借山翁”方印。其時(shí)齊白石為中國美術(shù)家協(xié)會(huì )主席,1956年榮獲世界和平理事會(huì )“和平獎”,成為近代世界上最有名的畫(huà)家之一??上?,他在完成這幅畫(huà)不久便去世了,享年97歲。
  陳半丁老人的落款是“半丁寫(xiě)素花松石”,下鈐朱文篆書(shū)“半丁八十以后作”方印。陳半丁出生于1877年,當時(shí)也已經(jīng)80高齡,是北京中國畫(huà)研究會(huì )副會(huì )長(cháng)、北京中國畫(huà)院副院長(cháng),擅花卉、山水、人物,以花卉見(jiàn)長(cháng)。陳老于1970年去世,享年93歲。
  最為難得的是毛主席在左側邊綾上親筆簽寫(xiě)了“毛澤東”三個(gè)字。毛主席在畫(huà)上親筆署名,據我所知,這是唯一的一幅。
  當年,國家領(lǐng)導人贈送給蘇加諾總統的還有一幅中國畫(huà)重要作品,那便是陳少梅先生的巨幅金碧山水大軸《溪山行旅圖》。蘇加諾是著(zhù)名的美術(shù)鑒賞家,走到哪里都喜歡看畫(huà)。一天,蘇加諾總統在北京飯店看到了懸掛在大廳里的這幅陳少梅的《溪山行旅圖》。只見(jiàn)這幅畫(huà),山巒崢嶸高聳,溪流瀑布涂涂,遠處深山間古寺隱現,近處勁松下行旅匆匆;筆墨蒼潤而遒勁,韻致高古而秀逸,色彩富麗而典雅,是陳少梅先生的代表性作品之一。蘇加諾非常喜歡,在畫(huà)前佇立良久,并詢(xún)問(wèn)陳少梅的情況。周總理告訴他陳少梅先生已于1954年故去了,蘇加諾總統說(shuō):這是一幅很有藝術(shù)魅力的杰作,他非常喜歡,希望能夠把這張畫(huà)賣(mài)給他。周總理把蘇加諾的意思告訴給了北京飯店的領(lǐng)導,并指示說(shuō):“怎么能夠賣(mài)給他呢?既然他喜歡,還是送給他吧。”于是,陳少梅先生這幅金碧山水大軸《溪山行旅圖》就作為國禮送給了蘇加諾總統。
  這三張大畫(huà)都是由榮寶齋精心裝裱的。
 
  
蘇加諾藏畫(huà)《富貴長(cháng)青圖》,182cm×61cm,1956年作。齊白石與陳半丁合繪,毛主席簽名。
北京翰海拍賣(mài)公司2005年春季拍賣(mài)會(huì )上,以2035萬(wàn)元高價(jià)拍出。

  早在1955年,蘇加諾總統就有意出版藏畫(huà)集。當時(shí)日本也主動(dòng)提出為他出版藏畫(huà)集,但是最后蘇加諾選擇在中國出版。周總理對此非常重視,把任務(wù)交給了人民美術(shù)出版社,國務(wù)院還為此撥了專(zhuān)款和外匯。時(shí)任人民美術(shù)出版社總編輯和副社長(cháng)的邵宇同志,曾帶隊三次赴印尼總統府拍照、編輯。為了保證印刷的質(zhì)量,人民美術(shù)出版社還特意進(jìn)口了新式印刷機。至60年代初,人民美術(shù)出版社在邵宇社長(cháng)的領(lǐng)導下,先后出版了《蘇加諾博士藏畫(huà)集》共三部,全部為六開(kāi)彩色貼頁(yè)精裝,印刷非常精美,并在萊比錫國際圖書(shū)藝術(shù)博覽會(huì )上榮獲金質(zhì)獎?wù)?,為我國爭得了榮譽(yù)。齊白石和陳半丁老人、徐悲鴻先生、陳少梅先生的三幅精品,都收在了《蘇加諾博士藏畫(huà)集》第三集中。
  1965年,蘇加諾總統因政治原因下臺,1970年不幸去世,他的藏畫(huà)大部分都流散了,這三幅中國國畫(huà)大師的作品,在此后的幾十年間亦不知其所在。
  2001年初的一天,一位上海的朋友老陳拿著(zhù)一幅巨軸造訪(fǎng)。當巨軸打開(kāi)時(shí),我不禁吃了一驚--它居然就是綾邊有毛主席簽名的齊白石與陳半丁合繪的《富貴長(cháng)青圖》!我將畫(huà)軸掛在畫(huà)室墻上,仔細觀(guān)看,從筆墨、題款、印章到裝裱,都沒(méi)有絲毫差錯,完全可以確認就是當年毛主席親自題贈給蘇加諾的貴重禮品《富貴長(cháng)青圖》原跡無(wú)疑。這幅畫(huà)除了著(zhù)錄于《蘇加諾博士藏畫(huà)集》第三冊(人民美術(shù)出版社,1961年出版)外,還見(jiàn)于《印尼蘇加諾大總統藏繪畫(huà)雕刻集》第一冊(日本東京凸版印刷株式會(huì )社,1964年出版)。
  我問(wèn)老陳:“這幅畫(huà)堪稱(chēng)國寶,您是從哪里得到的呢?”老陳告訴我是從美國買(mǎi)回來(lái)的。蘇加諾收藏的世界名畫(huà)很多,他逝世后,大部分藏畫(huà)流散,這幅畫(huà)流人了美國市場(chǎng)。老陳發(fā)現上面有毛主席的簽名,認為這幅畫(huà)非常珍貴,其歷史價(jià)值和藝術(shù)價(jià)值是無(wú)可估量的,又不忍其流落國外,于是用重金購得,并攜帶歸國。我十分慶幸這件國寶的回歸,又向他問(wèn)起是否見(jiàn)到過(guò)周總理簽名的徐悲鴻《奔馬圖》和陳少梅先生的金碧山水《溪山行旅圖》。他說(shuō):沒(méi)見(jiàn)到過(guò),估計也已經(jīng)流落到美國了;也有人說(shuō),可能流落到香港了。不知道這兩件國寶什么時(shí)候能夠回歸故國,讓我們拭目以待吧!
  寫(xiě)完上文不久,北京翰海拍賣(mài)公司2005年春季拍賣(mài)會(huì )上,由白石、半丁二人合作,毛澤東簽名的《富貴長(cháng)青圖》,在中國書(shū)畫(huà)(近現代)專(zhuān)場(chǎng)上參加了拍賣(mài),并以2035萬(wàn)元高價(jià)拍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