瀏覽器不支持程序操作收藏命令,請使用Ctrl+D進(jìn)行添加

您好,歡迎來(lái)到榮寶齋官網(wǎng)!

宇宙無(wú)限?初心不朽—范曾在榮寶齋大講堂的演講

時(shí)間:2017-04-14 09:42:02 來(lái)源:《藝術(shù)品》2017年02月刊 作者:   0

  2016年12月28日下午,中國書(shū)畫(huà)大師、著(zhù)名國學(xué)家、詩(shī)人范曾借“范曾迎新畫(huà)展”開(kāi)幕之際,在榮寶齋大講堂以《宇宙無(wú)限 初心不朽》為題做了一場(chǎng)精彩的演講。數百人的北京榮寶齋大講堂座無(wú)虛席,盛況空前。本期全文發(fā)表范曾的演講,以饗廣大讀者。


 
人類(lèi)在宇宙面前切勿妄自尊大

  宇宙萬(wàn)有之運行、生發(fā),當然離不開(kāi)時(shí)間和空間。“無(wú),名天地之始;有,名萬(wàn)物之母”。對幾百億萬(wàn)年前的宇宙生成,老子作了“有”“無(wú)”同出而異名、無(wú)中生有、有中生無(wú)的天才論述。至魏晉時(shí)代,玄家之談,無(wú)論何晏、王弼之尊無(wú)或裴頠、郭象之崇有,皆有悖于老子關(guān)于“有”“無(wú)”之說(shuō)的天才論斷。字面雖同而概念偷換。此所以玄學(xué)在中國哲學(xué)史上的地位不高。
  時(shí)間有無(wú)開(kāi)始,宇宙有無(wú)邊緣,這在十八世紀末偉大的德國哲學(xué)家康德曾自己假設為甲、乙兩方的代表詳盡辯說(shuō),然而他無(wú)法用一方來(lái)說(shuō)服另一方,這是西方哲學(xué)史上一章非常睿智而有趣的雄辯。“如果人們要假定無(wú)論是空間上還是時(shí)間上的世界邊界,他就絕對必須假定世界之外的空的空間和世界之前的空的時(shí)間這樣兩個(gè)怪物。”(康德《純粹理性批判》)
  我們賴(lài)以生存的地球有46億年的歷史,對于宇宙而言,也只是瞬間。人生于世,生年不滿(mǎn)百,面對這茫茫的宇宙,絕對給你望洋興嘆的快感。聰明到康德這樣的人,也只有望著(zhù)星空,撫著(zhù)心靈,違心地說(shuō):“本體(指宇宙本體)什么也沒(méi)有發(fā)生。”什么也沒(méi)有發(fā)生嗎?康德只是和你幽默了一下,他當然知道宇宙瞬息萬(wàn)變。幾百億光年之外有一顆小行星隕滅了,上面沒(méi)有生命,也沒(méi)有超時(shí)空的手機,給你發(fā)來(lái)告急的電訊。人類(lèi)在宇宙之前切勿妄自尊大。

范曾 春消息 100cm×62cm 紙本設色?2014年
范曾 春消息 100cm×62cm 紙本設色 2014年
 
  陶淵明自視天地一秕糠,絕非過(guò)謙之詞。人類(lèi)對宇宙的了解實(shí)在微乎其微,倘使美國國防部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后尚能以UFO和太空人故弄玄虛,今天那不過(guò)是場(chǎng)兒戲。人們連太陽(yáng)系還弄不清,僅知的某一點(diǎn)點(diǎn)常識就會(huì )使我們大驚失色。金星上的大氣壓,九十倍于地球,任何鋼筋鐵骨的大漢,都會(huì )被壓成一塊柿餅,甚或一張相片。太陽(yáng)會(huì )熄滅,那是100億年以后的事,我們大可放心地相信康德“本體什么也沒(méi)有發(fā)生”的名言。
  人類(lèi)迄今為止,對“文明”的解釋莫衷一是,據說(shuō)麥哲倫和哥倫布發(fā)現的新航線(xiàn)和新大陸是對南美文明的輸出。然而在那兒甘其食、美其服、安其居、樂(lè )其俗的印第安人在十余年前最后一位老者去世,這種族已然滅絕。所幸愛(ài)斯基摩人的生活環(huán)境苦寒無(wú)食,海豹肉不對西方人的胃口,得以至今猶存。然則早于麥哲倫、哥倫布三千年,東方有一個(gè)偉大的族群—周,在周成王時(shí),已朦朧中有“中國”的概念(見(jiàn)周出土之“何尊”)。在周代流傳至今的《禮記》中提出了“大同世界”的偉大理想。當西方的神話(huà)人物西西弗斯背負著(zhù)巨大的石塊從山下抬到山頂,石塊掉下,西西弗斯重來(lái)一次,往復至于無(wú)窮,這種遺傳基因沒(méi)有帶給人類(lèi)實(shí)質(zhì)上的利益,只是他不懈的奮斗精神鼓舞著(zhù)西方人。
  由于古希臘出現了柏拉圖和亞里士多德,西方人開(kāi)始運用邏輯學(xué),矢志不移地和宇宙較勁,初不料理性之果,給人類(lèi)帶來(lái)的“文明”是正負兩面之雙刃劍。

東西方文明的不同取向

  中國的“大同理想”在《禮記•禮運》中作如此說(shuō):“大道之行也,天下為公。選賢與能,講信修睦。故人不獨親其親,不獨子其子,使老有所終,壯有所用,幼有所長(cháng),鰥寡孤獨廢疾者,皆有所養。男有分,女有歸。貨惡其棄于地也,不必藏于己;力惡其不出于身也,不必為己。是故謀閉而不興,盜竊亂賊而不作,故外戶(hù)而不閉,是謂大同。”三千年過(guò)去,人類(lèi)竟如何?第一次世界大戰、第二次世界大戰,難道教訓還不夠嗎?自以為船堅炮利是“文明”,殊不知“文明”與“野蠻”兩詞原本同出而異名,由暗而昭,是“文明”,而“野蠻”同步以出。譬如,在廣島爆炸的原子彈只有5萬(wàn)噸烈性炸藥,而氫彈之父,芝加哥大學(xué)的愛(ài)德華•特勒在其《廣島的遺產(chǎn)》中聲稱(chēng),第二次世界大戰后,在太平洋實(shí)驗氫彈,其爆炸力為烈性炸藥一億噸,即相當于廣島的2000顆原子彈,我深為美國命運擔憂(yōu)。據美國的科學(xué)家比爾•布萊森說(shuō),美國有一座黃石公園,那里風(fēng)景瑰麗,世所罕見(jiàn)。然而它的美麗宛如罌粟之花,因為它平均60萬(wàn)年就要大爆炸一次,最近的記錄是在63萬(wàn)年之前,其爆發(fā)之勢已迫在眉睫。但“目前”二字,對宇宙時(shí)間概念而言,也許還有幾千年,美國的好戰者們盡可在他們有限的生命中繼續做稱(chēng)霸世界的美夢(mèng)。當然,美國還是有文化的,至少出過(guò)一些著(zhù)名的作家,如歐•亨利、杰克•倫敦和馬克•吐溫等。更有可笑的夜郎之國,也搬出了可笑落后的原子彈,那完全是在挖掘自己的墳墓。我們等待他們的覺(jué)悟,但要覺(jué)悟到中國三千年前提出的世界大同的文化時(shí)的狀態(tài),說(shuō)起來(lái)也難。沒(méi)有想到,他們所謂“文明”的進(jìn)步,乃是使今天的世界一片混亂。從伊拉克的總統薩達姆•侯賽因上了斷頭臺,到利比亞的總統卡扎菲被亂槍打死,近東、中東、北非呈現的是一片地獄變相,恐怖主義由組織走向“獨狼”,這些都成為21世紀難以解決的大問(wèn)題。而難民潮的排山倒海之勢,使美麗的歐洲漸漸成為了紛亂的集市,人人惶恐失據,不知所措。

范曾 金雞送福 45cm×69cm 紙本設色?2017年
范曾 金雞送福 45cm×69cm 紙本設色 2017年

 
  那么,“文化”究竟指的是什么呢?孟子云:“充實(shí)之謂美,充實(shí)而有光輝之謂大,大而化之之謂圣,圣而不可知之之謂神。”文化者,“大而化之”者也,人類(lèi)未知的是無(wú)可窮極的宇宙,但在圣人孔子的心目中,卻未嘗有“神”之實(shí)體。
  “神”是“未知”的代號,宇宙的無(wú)窮盡性是“神”存在的理由。在西方至少在16世紀之前,上帝是一個(gè)實(shí)體的存在,至17世紀偉大的數學(xué)家萊布尼茲依然認為,“上帝是以一種必然的方式存在于一個(gè)必然的地方的必然存在物。”同一世紀,笛卡爾深知宗教裁判所余威猶存,所以口頭上予以承認,但其學(xué)生斯賓諾莎則稱(chēng)其導師的“上帝”是經(jīng)過(guò)先生改造的。18世紀盧梭儼有信仰,而故作姿態(tài):“我相信上帝,我崇拜上帝,我跪在他的腳下。”其實(shí)他的心中根本沒(méi)有上帝,上帝不過(guò)是他鄉居時(shí)看到的自然。18世紀末大哲康德則公開(kāi)批評萊布尼茲,并稱(chēng)欲以實(shí)證來(lái)求上帝之存在,無(wú)疑是理性的深淵。直到19世紀末,橫空出世一位大哲尼采,在其神經(jīng)病的間歇期,在世界上第一次宣稱(chēng)“上帝已死”,這在西方宗教哲學(xué)史上無(wú)疑一聲驚雷。
  東方則不然,“文化”使人們知道六合之外,有無(wú)極之境,有無(wú)何有之鄉,看不到的先擱置起來(lái)。儒、釋、道都不以為有實(shí)體的神,孔子“敬鬼神而遠之”,反對“怪力亂神”,教導人們關(guān)心當下的社會(huì )人生,“未知生,焉知死?”孟子七篇大文,從未有論及神者,只是他作為王者之師的說(shuō)教。而道家的宗旨“人法地,地法天,天法道,道法自然”,則是教導人們崇尚自在而已然的大存在。莊子的“以天合天”,超越了儒家的“天人合一”說(shuō),人的心與天同屬一物,這無(wú)疑是北宋洛陽(yáng)“二程”“天人本無(wú)二,何必言合”,南宋陸九淵“吾心即宇宙,宇宙即吾心”的前導哲理。至王陽(yáng)明“心外無(wú)天”,則更是陸九淵學(xué)說(shuō)的極而言之,人若無(wú)心,天之存在與我何干。理學(xué)家固然知道“心”是“理”之宅,“心”和“理”不可分,朱熹之理在心外,而陸九淵之理在心內。心與理的終極追求是“至善”,從朱熹到王陽(yáng)明,無(wú)不作如此想。

初心,不為外物所動(dòng)的“根本善”

  人,作為有“心”的動(dòng)物存在,成為迄今為止宇宙學(xué)史上發(fā)現的唯一能夠弘道的生命。中國的大哲們深知其如此,所以六合之外,圣人存而不論,這幾乎成為中國“士”階層在文化上的遺傳基因,探究“至善”的倫理道德之學(xué),博大精深,遠非希臘神話(huà)中的西西弗斯輩所能見(jiàn)項背。
  《大學(xué)》開(kāi)章明義:“大學(xué)之道,在明明德,在新民,在止于至善”,“明德”,指天地的大德。“明明德”,是清晰地了解大道之所在。“在新民”,正如湯之《盤(pán)銘》曰:“茍日新、日日新、又日新。”人們不因沒(méi)有實(shí)體的神而彷徨,“求新”是中國文化的遺傳基因。而“止于至善”,這“至善”是彌之六合的正能量。既然宇宙是橫無(wú)際涯的,何“止”之有?止者到達也,而道之所在,善亦從之,“道”橫無(wú)際涯,止亦無(wú)可止,正如《易經(jīng)》之六十四卦,卦之已盡,而稱(chēng)“未濟卦”, 正是表明“道”之彌大,而卦無(wú)可止也。

范曾先生講座現場(chǎng)
范曾先生講座現場(chǎng)
 
  人既有“心”在腔,則必有“初心”之始作。宇宙之生命,與宇宙之生成在時(shí)間上不可比擬,宇宙之生成至單細胞的出現,不知其億萬(wàn)斯年矣。而宇宙大爆炸之初,必是囂亂錯雜,紛匆匆其離合。從低級生命而至于人,則是無(wú)數奇變的生命之果,來(lái)之不易。人在宇宙中只有一次機會(huì ),而這生命如奇跡般漸漸會(huì )思考、會(huì )發(fā)現、會(huì )創(chuàng )造。有圣者賢者、有惡者佞者,有明智忠信、有愚頑奸詐,有美如西施、有丑如嫫毋,紛至沓來(lái),不一而足,良莠不齊??峙轮挥幸晃锸撬麄兣c生俱來(lái),不會(huì )或缺的,那便是“初心”。“初心”之守持者則向善,“初心”之喪失者即沉淪,這是中國兩千余年前的士人們朝斯夕斯,念茲在茲的思考勝果。先賢先哲的大智大慧,卓著(zhù)功勛,使中華民族歷盡千難萬(wàn)險終未滅絕,而且發(fā)展成為煌煌世界上人口最多,文化最優(yōu)秀的民族。

范曾 華嚴經(jīng)故事 100cm×62cm 紙本設色?2017年
范曾 華嚴經(jīng)故事 100cm×62cm 紙本設色 2017年
 
  “初心”之定義,可從以下先賢之著(zhù)述中探求。孟子云:“大人者,不失其赤子之心者也。”又云:“人之所以不學(xué)而能者,其良能也;所不慮而知者,其良知也。”良知正儲存于赤子之心中。這“初心”,“非由外鑠我也,我固有之也”,其所包括的范圍至廣、至大,孟子以為:“惻隱之心,人皆有之;羞惡之心,人皆有之;恭敬之心,人皆有之;是非之心,人皆有之。”這其中包含著(zhù)仁、義、禮、智的本根之性,孟子曰:“仁、義、禮、智根于心。”他以為這是一種根本的、善的心性,我概括其為“根本善”三字。守護這“根本善”,便是守護“初心”,這是與生俱來(lái)、皭然不滓的心靈瑰寶。如果不加呵護,“初心”也會(huì )失去,也就是“良知”的泯滅,這對每一個(gè)人都是可危、可懼的事。“初心”的喪失,也就是良知判斷的喪失,良知判斷人皆有之,不會(huì )有太大差異;而功利判斷則因時(shí)、因人而異。茍一幼童墜井,所有的人都會(huì )大聲呼救,繼之無(wú)人下井,而不下井的種種原因都來(lái)自功與利。這正是同情者多而英雄少的根本惡。照荀子之見(jiàn),這惡也是人之初,天所授之者。孟子主性善,指善之端;荀子主性惡;王陽(yáng)明對荀子的看法是“初心”走向了末流。孟子與荀子之說(shuō)有端、末之不同,儒、法之判由此可見(jiàn)。儒家所主張的是人有“根本善”,而法家所主張的是人有“根本惡”。王陽(yáng)明則折中之,以為孟子固然對,而荀子也未必錯。我今天所論述的是儒家的“初心”,也就是從心靈的“善之端”談,而不是從心靈的“善之末”談。也許人類(lèi)的遺傳基因中,善、惡同在,這是很難在科學(xué)實(shí)驗之中求證的,但必須抑惡揚善。否則,如印度詩(shī)哲泰戈爾云:“人如獸時(shí),比獸還惡。”

范曾 后賢懷古 34cm×136cm 紙本?2017年
范曾 后賢懷古 34cm×136cm 紙本 2017年
 
  呵護“初心”,就要見(jiàn)善如不及,見(jiàn)惡如探湯,就得如王陽(yáng)明一般時(shí)時(shí)除去“心中賊”。據說(shuō)梁漱溟先生曾在夢(mèng)中有所不軌,醒后痛加反省,如驅盜賊,決不留情??梢?jiàn),守護“初心”,也如“不違仁”一樣,須時(shí)時(shí)留神??鬃釉疲?ldquo;回也,其心三月不違仁,其余則日月至焉而已矣。”可見(jiàn)“初心”的持守是一種修養的功夫,不是一朝一夕之事。

大匠精神就是“不忘初心”的精神

  我們稱(chēng)事有大成者為大匠,這和世俗所蔑視的“匠氣”是兩回事。“大匠”是大人,“大人者,不失其赤子之心者也。”我們可以舉《莊子•達生》中“梓慶作鐻”(鐻,中空之木質(zhì)敲擊樂(lè )器)的故事為例:“臣,工人,何術(shù)之有!雖然,有一焉:臣將為,未嘗敢以耗氣也,必齋以靜心。齋三日,而不敢懷慶賞爵祿;齋五日,不敢懷非譽(yù)巧拙;齋七日,輒然忘吾有四肢形體也。當是時(shí)也,無(wú)公朝。其巧專(zhuān)而外滑消,然后入山林,觀(guān)天性形驅?zhuān)烈?,然后成?jiàn),然后加手焉,不然則已。則以天合天,器之所以疑神者,其是與!”

范曾 達摩神悟圖 68cm×69cm 紙本設色?2014年
范曾 達摩神悟圖 68cm×69cm 紙本設色 2014年

 
  無(wú)疑,當這位大匠將心中的一切不純之念清除之后,心靈便與天相通。莊子書(shū)中將“心”作“天門(mén)”解,“心”是通向“天”的門(mén)戶(hù),“以天合天”者,正是天人本無(wú)二之意。這時(shí)的梓慶,身心與自然相合,天人一體。當這“初心”為作之時(shí),所成之鐻成為了大自然本然的存在物。我們強調的大匠精神,正是這種“不忘初心”的精神。在藝術(shù)上,我們往往以為“大師”是位高而德崇之人,殊不知,大師是離不開(kāi)大匠精神的。任何大師都必具備而且呵護與生俱來(lái)的“初心”—那不為外物所動(dòng)的本真之性,這是造就古往今來(lái)所有藝術(shù)杰作的原動(dòng)力。尼采在《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(shuō)》中所論的嬰兒,必具“若狂也,若忘也,若游戲之狀態(tài)也,若萬(wàn)物之源也,若自轉之輪也,若第一之推動(dòng)也,若神圣之自尊也”。其所強調的乃是保持寵辱兩忘、吾之創(chuàng )制當自吾而始的精神,這本身包含著(zhù)人生最重要的“神圣之自尊”。

我們面臨著(zhù)人心的救贖

  奉勸那些奔騰叫囂于名利場(chǎng)、拍賣(mài)行的藝術(shù)家們,那些剽竊他人作品為己有,或干脆作偽的違法者自重自愛(ài)。藝術(shù)的價(jià)值在藝術(shù)品本身所表露的天地精神,市場(chǎng)不是衡量藝術(shù)品的根本標準。我們都知道,19世紀末的凡•高,生平一張畫(huà)也賣(mài)不出去。因為天降奇才,不一定同時(shí)降下能欣賞奇才的人群。在顛沛困窘之中,凡•高愉快地、不停地畫(huà)著(zhù),他所求卑微而質(zhì)樸,他在給弟弟的信中期待著(zhù)能在巴黎的一家咖啡館中一展他的作品。今天卻如何?全世界最偉大的美術(shù)館都以有凡•高的作品為榮,荷蘭和法國都爭稱(chēng)凡•高是他們的兒子。他的畫(huà)價(jià)飆升至億萬(wàn)美金,然而這一切都與梵高的“初心”無(wú)關(guān)。他寂然地躺在奧維爾城的公墓最簡(jiǎn)陋的墳塋中,他從自然來(lái),回歸自然去—懷抱著(zhù)他那金子般的“初心”。談到金子,我不免想起王陽(yáng)明在《傳習錄》中的話(huà),王陽(yáng)明認為,舜、堯、文、周、孔子、湯禹、武王、伯夷、伊尹在純乎天理上是完全一樣的,份量或有異,而在足色的精金上則無(wú)二致。我可以進(jìn)一步將王陽(yáng)明之說(shuō)擴而論之:王陽(yáng)明看到市廛上東往西來(lái)之人,都以為是圣人;而東來(lái)西往之人看王陽(yáng)明也是圣人,只要守護著(zhù)這與生俱來(lái)的精金,不論販夫走卒心中的二兩金子或王陽(yáng)明心中的一噸金子,雖重量有別,而其于足色上則完全一致。才能有高下、天分有智愚,然而呵護“初心”,使二兩之為用與一噸之為用完全向著(zhù)“至善”的方向發(fā)展,那么這便是上下一體的社會(huì )中一項巨大的心靈工程。有一次,北京電視臺表彰了一位拾荒的老人,他要撿600個(gè)塑料礦泉水瓶,才能換得一元錢(qián)。但他卻在汶川地震時(shí)捐出了20元,我為他題一幅“大慈大悲”四字匾額,他疊之又疊,珍愛(ài)地塞進(jìn)他的破衫口袋之中。有善意之人私下對他講,這字如何貴重,老人無(wú)表情,木訥地回答:“呵,呵”。因為我送的字是表彰老人的“初心”,老人愛(ài)護這字,便是呵護這“初心”,善意人的殷勤得到了冷漠的回應,不得不說(shuō)這是一幅很有意味的生活圖景。

范曾 書(shū)圣臨池 100cm×62cm 紙本設色?2012年
范曾 書(shū)圣臨池 100cm×62cm 紙本設色 2012年
 
  檢點(diǎn)中國近代史跡,凡是為“初心”而生、為“初心”而死的無(wú)雙國士,皆是民族的英魂,他們依舊支撐著(zhù)中華民族的精神大廈。當譚嗣同浩然長(cháng)歌“我自橫刀向天笑,去留肝膽兩崑侖”時(shí);當夏明翰寫(xiě)下“砍頭不要緊,只要主義真”時(shí);當瞿秋白高唱國際歌,引頸受戮、從容就義時(shí);當黃繼光撲向敵人碉堡的槍口時(shí);當邱少云手摳著(zhù)大地,在烈火中壯烈犧牲時(shí),他們心中只有最純良的“初心”,那是他們心靈的絕對命令。我們的中國人民解放軍百萬(wàn)雄師無(wú)不堅定地懷著(zhù)“絕對忠誠、絕對純潔、絕對可靠”的信念,他們“常思奮不顧身,以殉國家之急”。當鄧稼先、周光召在荒脊的西北制造“兩彈”之時(shí),讓民族不再受到凌辱的愛(ài)國“初心”,永垂竹帛。當毛岸英在朝鮮戰場(chǎng)壯烈犧牲,毛澤東主席懷著(zhù)巨大的悲痛說(shuō):“青山處處埋忠骨。”這是毛主席從第一次黨代會(huì )就懷抱著(zhù)的拯救中華民族的“初心”。不要忘記,人們已不太提到的同樣為慰問(wèn)志愿軍而喋血沙場(chǎng)的相聲名演員常寶坤和著(zhù)名琴師程樹(shù)堂,他們碧血長(cháng)新,“初心”永存。所有的藝術(shù)家都應該對著(zhù)先烈捫心自問(wèn)。那些動(dòng)輒開(kāi)價(jià)幾千萬(wàn)、幾百萬(wàn),甚至自稱(chēng)“豪門(mén)”的演藝界的人士,不應自覺(jué)汗顏嗎?
  我們所面臨的不止是全民族精神大廈的建設,同時(shí)面臨著(zhù)全世界人心的救贖。這就是習近平總書(shū)記反覆強調“初心”的深邃思考。宇宙經(jīng)歷了千百億年,出現了地球上的人類(lèi),人類(lèi)“初心”的思考、“初心”的實(shí)現,關(guān)系著(zhù)地球和人類(lèi)的存亡。我們應該永遠銘記與呵護這些在中國文化史上出現的光輝之詞:初心、天地精神、根本善、至善、致良知、赤子之心!

(本文根據現場(chǎng)講座錄音整理)
(期刊責編:唐 昆)
(網(wǎng)站責編:簡(jiǎn) 瓊)